非洲:一些年轻人想“走”另一些想“留”

“这群年轻人认为,如果想改善生活,就要离开非洲,前往其他国家。”南非派拉蒙集团创始人艾弗·伊奇科维茨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这比人才流失更严重”。

派拉蒙集团一项涉及非洲15个国家、4500多名18岁至24岁年轻人的调查显示,52%的非洲青年考虑在未来几年移民到其他国家。BBC认为,年轻人离开非洲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经济困难、社会环境不安全、缺乏工作机会。

“尼日利亚的安全状况令人糟心。”18岁的尼日利亚青年阿约德·奥尼对BBC说,“你能想象吗,光天化日之下,我差点儿被绑架。”

去年的一天,奥尼从手机维修店出来后遇到“绑架团伙”,他们要求奥尼交出值钱的物品。奥尼加快步伐试图逃跑,路边一家商店里的人一直在招呼他进去,还对他说“和我们在一起很安全”。

奥尼进退两难之际,一辆公交车在他旁边停下,司机告诉他这些人是“绑匪”,示意他赶紧上车。现在,每当回想起这件事,奥尼都心有余悸。

据尼日利亚智库SBM Intelligence介绍,近年来,尼日利亚的不安全指数急剧上升,绑架事件频发。犯罪分子认为绑架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将其视为“商业交易”,从中获取了数千万美元。

“当你看到这些人威胁到你亲人的生命时,除了交钱,你别无选择。”尼日利亚商人拉瓦尔·阿多告诉BBC,他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先后遭到绑架,他累计支付了近2.64万美元的赎金。

奥尼说,他晚上不能出门,父母也给他规定了“宵禁时间”,要求他“每天18点30分前必须回到家”。

尼日利亚的年轻人对前景不乐观。调查显示,95%的人感到“一切都很糟糕”,仅有28%的人呈乐观态度。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南非女性告诉BBC,2019年,她在回学校宿舍的途中遭到,此后她内心的不安全感一直在增加。“社会中的很多情况对年轻女性不友好。我们不能安全地出门,还要与失业斗争。”

据BBC报道,今年3月,南非的失业率为35.3%,创历史新高。23岁的南非女性马普拉·马克说,“就业情况非常差”是她考虑移居国外的主要原因,“移民可能是逃离饱和的就业市场的唯一方案”。

伊奇科维茨告诉BBC,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前的一次非洲青年调查中,大多数年轻人表示希望留在祖国。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许多大学生毕业后只能“竞争少得可怜的岗位”,大多数人凭借人脉关系获得工作。非洲很多年轻人希望去外面的世界“寻找财富”。民意调查机构“非洲晴雨表”称,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更想离开自己的国家。伊奇科维茨称这种情况“令人担忧”,极有可能造成危机。

“高失业率、糟糕的卫生服务部门、生活水平低……”多种因素作用下,奥尼表示,自己准备在大学期间学习计算机专业并移居加拿大,一旦离开,他就不打算搬回来了。

“我身边的朋友也是如此。即使不是全部,至少90%的人是想离开的。”奥尼说。

美国人口资料局(PRB)的相关数据显示,预计到2030年,非洲青年将占世界青年总数的42%,占非洲35岁以下人口的75%。面对如此庞大的青年人口,非洲各国政府需要给他们提供支持性政策和保障方案,留住更多的年轻人“建设非洲”。

马克希望政府采取相应措施,如规定学校增设就业指导类课程、培养学生的职业技能、为毕业生提供就业补助等方式缓解“危机”。

“全世界都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尽可能在非洲投资。这样,非洲的年轻人就不会觉得他们必须去国外实现梦想,以及为此而感到愧疚。”伊奇科维茨说。

非洲西部,一群加纳年轻人正在为国家发展努力。BBC称,56%的加纳青年对国家发展持乐观态度,他们计划“为国家做些事情”。

“虽然这里没有强有力的政府,社会体系也很薄弱,但我相信自己能克服这些困难。”24岁的朱利叶斯·夸梅·安东尼是加纳全国学生联合会的前任主席。他认为,移居国外后,情况或许比现在乐观,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地方能够为他们的未来提供更多保障。他希望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勇气为国家服务。

33岁的加纳商人欧内斯特·拉米非常赞同安东尼的观点,他对BBC说:“这是我的家,如果我能解决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也许会造福我的下一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