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二次革命”

自2月6日反对派领袖人物肖克里·贝莱德遇刺身亡之后,突尼斯就陷入了政治危机。7月25日又一名反对派议员被暗杀。之后全国不断,要求复兴运动党(政治力量)为首的政府下台。

作为反击,执政党组织了支持政府的大规模,其呼吁国家团结的口号和手段,令人有置身埃及之感。

政治人物连遭暗杀,政府却不能将凶手缉拿归案,这让反对派异常愤怒。8月6日是贝莱德遇害半年的纪念日,针对现政府无所作为的鸵鸟政策,反对派领导人之一马祖克号召民众上街,表达对政府不满,纪念贝莱德遇害。

2011年席卷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起源于突尼斯。当国际舆论都在关注挣扎中的埃及时,已经推翻了前任领导人本·阿里,并且举行了议会选举的突尼斯似乎已经平稳完成民主过渡:政治力量复兴运动党赢得了议会选举的胜利,主持组建了联合政府。

今年是突尼斯政治进程的关键阶段,制宪议会正在审议新宪法草案,同时筹备成立选举委员会。突尼斯总理拉哈耶德称政府希望在今年年底前举行总统选举,明年年初举行议会选举。然而8月初两次同样声势浩大却针锋相对的打断了这一进程。

8月3日政府支持者挥舞突尼斯和执政党复兴运动的旗帜走上街头,高呼“人民需要复兴运动”等口号,以表达对执政党的支持。复兴运动党领导人拉希德对人群说:“那些认为埃及场景会在突尼斯再现的人是错误的。突尼斯不会进口政变。”

然而3天后,反对派就高举被暗杀的两名政治人物的肖像表达对现政府的不满,有抗议者甚至喊出了2011年推翻本·阿里时的口号:“人民想要推翻这个政权。”

更有甚者打出了“我们要土耳其模式”的口号。者要求解散复兴运动党执政的现政府,组成由技术官僚和独立人士组成的看守政府,重新进行议会选举。这场政治运动,不知不觉间上升到世俗与政治之争的高度。

两年前,对前领导人本·阿里世俗化政权领导极为不满,民生民主要求得不到满足的突尼斯人,希望回归阿拉伯身份。“社会保障和减贫是阿拉伯的特色。”突尼斯留学生伊美娜曾说。

然而在重振经济的挑战面前,政府目前仍未扭转危局。截至2013年5月底,突尼斯外汇储备为102.9亿突尼斯第纳尔(约合66.4亿美元),仅能维持95天的进口,已接近国际警戒线年底,突外汇储备规模尚可维持119天的进口。

政治上的进展也陷入僵局。2011年10月议会选举结束后,突尼斯政治意见持续分裂,就国家宪法的制定迟迟未达成一致。

8月初加努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委屈地说:“没有一个政党比复兴党做出的妥协更多,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但他拒绝解散政府,理由是街头政治不应该撼动民主国家的政府。

不过突制宪议议会的解散给政府造成了新的压力。议长加法尔在当地时间8月6日宣布暂停负责起草新宪法的突尼斯制宪议会工作。这一举动意在迫使当权的政党及反对派展开协商。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