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伊朗恐惧症”没道理

伊朗驻华使馆参赞兹阿伊和鲍汝杰迪就各界关心的伊朗核问题、有关伊朗的等敏感话题,接受了《青年参考》报的专访,两位参赞道出了不少鲜为人知的细节,比如伊朗为什么要提炼纯度接近20%的浓缩铀,是因为美国援建的试验反应堆只能使用19.75%铀的核燃料。两位参赞认为,西方媒体有妖魔化伊朗的倾向,传播“伊朗恐惧症”,他们很想通过中国媒体向中国读者说出他们的想法。

5月5日上午,《青年参考》报记者按约定来到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东六街的伊朗共和国驻华大使馆。伊朗驻华使馆的建筑风格独树一帜,既有传统风格的元素,又颇具现代感,在使馆区里很是抢眼。

兹阿伊参赞领着记者从大门走进使馆大楼,记者注意到,一楼大厅正对大门的墙上,高悬着伊朗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的画像。进大厅后,兹阿伊参赞领着记者向右拐进接待室。接待室的白色墙上同样高悬着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的肖像,由于内部陈设简约,画像更显突出。接待室摆放着几张白色沙发和木制茶几。茶几雕有繁复的花纹,颇具波斯传统特色。记者入座后,一位头戴面纱的女士端着两杯红茶进来,杯旁的小碟子里装着一块方糖——这正是伊朗人的饮茶习惯。采访过程中,玻璃窗外不时有人走过,女性都身着长袍,头戴面纱。

据兹阿伊参赞介绍,鲍汝杰迪参赞对伊朗核问题的了解更为透彻。看得出来,鲍汝杰迪为接受采访精心准备了一番,他拿着厚厚的一叠A4打印纸,纸上写满了波斯文。

于是,采访就从波斯文书法艺术谈起。鲍汝杰迪参赞说,波斯在化之前就是一个大国,在两千年前曾是世界三大帝国之一(另外两个是中国和古罗马)。波斯文有32个字母,比阿拉伯文多4个,体现了伊朗在世界中的特色。

谈到波斯的历史时,兹阿伊参赞说,眼下西方的“伊朗恐惧症”是没有道理的,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上,伊朗从未主动对外发起过战争。兹阿伊参赞还说,许多西方媒体的报道包括漫画,都把伊朗说成是的支持者,反映出妖魔化伊朗,无端散布“伊朗恐惧症”的倾向。

鲍汝杰迪称:“在核问题上,西方国家一直搞双重标准。以色列有约100枚核弹,从未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却从未受到西方批评。伊朗是条约的签约国,没有核武器,也没有非和平使用核能,却一直在受西方的指责。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曾22次表示伊朗并没研发核武器的项目,美国却一直对全世界说谎,指责伊朗在造核武器。”他还补充道:“不结盟运动的118个成员国今年曾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毫不怀疑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意图。可见,世界上只有美英等少数国家,认为伊朗发展核能是威胁。”

记者接着问鲍汝杰迪参赞:“曾有美国人士称,伊朗有充足的石油天然气资源,除非伊朗是想搞核武器,否则根本没有发展核能的必要,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鲍汝杰迪提高了调门说:“这个问题应该这么问,伊朗为什么不能发展核能?一个国家用哪种能源,就像一个人从衣柜里选哪件衣服穿,是一个国家的权利。核能是一种更高效、更环保、更经济的能源,而且把石油烧掉很浪费,因为石油还可以做塑料等化工产品。”这时,鲍汝杰迪用手指着放在记者左侧的白色电话机说:“这就是用石油制造的。”鲍汝杰迪还说,核能还有医疗等其他用途。

为了说明伊朗发展核能的合理性,两位参赞还透露,伊朗的核能事业,是在美国的直接帮助下起步的。从1974年开始,美国、德国、法国的公司,都与巴列维国王统治下的伊朗政府签署了协议,帮助伊朗发展核能。巴列维王朝时期,伊朗曾投资法国的某核电项目,拥有约10%的股份,但革命以后,法国从未给伊朗分红,也没让伊朗参与管理,侵犯了伊朗的财产权。当《青年参考》报记者问法国为何不履行协议时,鲍汝杰迪耸耸肩,两手一摊说:“那就得问法国人了。”

接着,鲍汝杰迪拿出一页A4纸,高声朗读:“1958年,伊朗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1968年,伊朗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但是1979年伊朗革命后,西方国家撕毁了协议。”(编者注:1979年2月伊朗革命胜利,1980年4月7日美国政府宣布同伊朗断交,并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禁止美国对伊朗的出口。)鲍汝杰迪还透露,目前正在运行的布什尔核反应堆,就是1979年前在西方协助下建成的。

《青年参考》报记者问:“有些怀疑伊朗试图发展核武器的人认为,只要把铀提纯到10%就可发电,伊朗为何一定要提炼纯度接近20%(19.75%)的浓缩铀?”

鲍汝杰迪回答:“德黑兰的试验反应堆使用19.75%铀的核燃料,这是美国在1979年之前帮助建立的。这个反应堆根据设计只能用19.75%铀的核燃料,如果装入10%铀的核燃料,就像往汽车的油箱里加水一样,完全无法工作。美国在1979年后就不再向伊朗提供19.75%铀的核燃料,伊朗只能向其他国家购买或者本国提纯。目前,伊朗有数十万名癌症患者等待得到核反应堆生产的放射性药物的救助,而伊朗的核燃料明年就要用尽。因此,伊朗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出请求,要从全世界有核燃料的国家购买。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议事规则,它必须把这个请求向所有国家公布,但国际原子能机构只通知了俄罗斯和美国。国际原子能机构还违背自己的规则,拒绝了伊朗的要求,伊朗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这一非法决定,撤回要买核燃料的申请,但国际原子能机构还是要把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讨论。”

鲍汝杰迪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这种做法是很无理的。他说:“第一,伊朗已经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决定,为什么还要提交安理会?第二,数十万名癌症患者的生命权难道不重要吗?第三,伊朗的完全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24小时监督下,摄像机拍摄的画面每20秒就会传到位于维也纳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总部。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核查的人员,有多次出入伊朗的签证,可以随时入境核查。这样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伊朗多次被美国指责为支持的国家。两位参赞对记者说,伊朗从未支持过。美国除了空口指责,从未出示过可靠的证据证明这一点。恰恰相反,伊朗才是外国势力支持的组织的受害国。

鲍汝杰迪说:“伊朗是一个辽阔的、多民族的国家,有阿塞拜疆族、库尔德族等少数民族,阿塞拜疆族在西北部的4个省中占人口多数,但少数民族都认为自己是伊朗人,这一点和中国一样。”

为了说明问题,鲍汝杰迪提到了他在中国的经历:“我曾去过新疆,与那里的尔族人有过交流,他们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伊朗一直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伊朗国内的叛乱分子和也受到外部势力的支持,这也和中国一样。有一个活动在伊朗东南部的头目叫阿布多尔马列克·里吉(AbdolmalekRigi),他已经杀了两百多名无辜的人,甚至还把杀人过程拍成视频,在网上传播,但西方国家从未称他为。伊朗的敌国与伊朗的叛乱分子一直保持接触。”

两位参赞回答,伊朗是个和平的国家,比较关注的还是内部问题,比如怎样在民主和保持国家统一之间保持平衡。在经济上,如何找到发展国家的最好道路。鲍汝杰迪说:“伊朗对本地区其他国家不构成任何威胁,今天伊朗的领土面积还不到两千年前波斯帝国的1/5。”鲍汝杰迪还挥了一下右手说,所谓的“伊朗”都是西方的宣传。

两位参赞还认为,美国和以色列肯定有分裂伊朗的计划,问题的关键是它们有没有这个能力。鲍汝杰迪说:“美国2001年出兵阿富汗,理由一是打击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二是铲除毒品种植。但是,9年过去了,拉登没有抓到,比过去还多。阿富汗毒品产量是2001年的4倍(2001年为2万吨,2009年为8万吨)。那么,美国到底是不愿反恐禁毒,还是没能力反恐禁毒呢?如果美国没那个能力,那美国就没很多人认为的那么强大。伊朗不是伊拉克,也不是阿富汗,是个强大的国家,美国连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难以取胜,又怎么能实现分裂伊朗的计划?美国或许可以决定何时开始战争,却无法决定何时结束战争。”

伊朗国内一些亲西方的知识分子认为,如果伊朗走上西方式的民主道路,美国就会放弃敌视伊朗的政策,无意分裂伊朗。记者问两位参赞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对这种看法,两位参赞明确表示不能苟同。鲍汝杰迪说:“在过去的30年中,伊朗举行了30次选举。伊朗是本地区最民主的国家。在本地区的其他一些国家,要么根本没有选举,要么妇女没有选举权。美国敌视伊朗,并非因为伊朗不够民主,而是因为自身的利益受损。在1979年以前,美国控制了伊朗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但自从1979年革命后,伊朗就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

两位参赞认为,美国敌视伊朗有四个原因:一、伊朗是世界上第四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而不受美国控制,阻碍了美国控制全世界能源的计划;二、伊朗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三、伊朗不是美国的盟友,美国不能控制伊朗的内外政策;四、伊朗寻求发展核能,不屈从美国的压力。

两位参赞自信地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并不能伤害伊朗,因为1979年美国就开始对伊朗进行制裁,但今天的伊朗和30年前相比,是大大进步了,制裁反而促使伊朗提高了自给自足的能力。

今年第一季度,北京连续出现重度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因雾霾移居海外。[全文>

]

自信、自我、自由、乐观并且欢迎改变,疏离宗教、政治和社会,自恋而乐观。[全文>

]

13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保证金融安全为由,叫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11日刚刚宣布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全文>

]

中国银监会宣布,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在内的10家公司,已被选定参与投资中国首批5家民营银行。[全文>

]

许多人认为雷达无所不能。令他们惊讶的是,依靠这项技术至今也找不到消失的MH370航班。[全文>

]

一些票务公司和个人为了与“黄牛”作斗争,无奈之下也得“以牙还牙”,外挂大战愈演愈烈。[全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